苏锦书

【雷卡】 之前很火的那个换心脏梗

*现代雇佣兵设定,附带元力技能。
*个人主皮卡米尔,雷狮的气不太拿捏的准,望谅解。
*帕洛斯微背叛,注意避雷。
*喜欢的话k一下吧——!谢谢啦。

雷狮这些天一直过得浑浑噩噩。
他躺在安静的病房里,牢牢拉拢着的窗帘锁住了昼夜的变化,唯有盐水滴落的声音尚能昭示时间未被封缄。
意识一直徘徊在光与影的那条交界线上,雷狮甚至分不清楚,他究竟这样不明不白地躺了几日。
头顶盐水的滴答声停止了。半分钟以后,一个护士走进来替他更换盐水带。一切都像排练过一样训练有素,枯燥又无趣。
雷狮不快地皱了皱眉。他原本是想一拳砸在床沿上的,可身上的伤令他使不出半点力气。
是了,伤。
雷狮之所以会在这里过难熬的住院生活,全都是因为先前执行任务时受到的伤。

在前一次袭击中,雷狮海盗团已经消灭了本次的任务目标——弗劳斯老头的大部分有生力量,剩下的不过是些残兵败将,所以这一次的扫荡工作仅仅出动了雷狮和卡米尔二人。
本是一个很简单的扫尾任务,只需要击杀弗劳斯即可。但令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这老头儿不知从哪调来了一支精锐的元力者队伍,将计就计反打了雷狮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这实在是不应该,在卡米尔的严密监视下,弗劳斯不可能有机会从他处调来这样一支队伍。但事实真真切切地摆在眼前,帕洛斯无法迅速突破敌人新设置的封锁前来救援,雷狮和卡米尔被迫应战。
敌人的实力并不弱,虽单体力量不及雷狮与卡米尔,但胜在人数众多。更何况这栋房子内还有着不知名力场在进行干扰,雷狮猜测是对方一人的元力技能。在这样的环境下,雷神之锤的威力大打折扣。
力不敌众,被捆绑起双爪的狮子亦无法抗得过群鬣。
屡次发动无定之躯的卡米尔已经在崩溃边缘,强大元力技能带给他的反噬愈来愈严重。
他看得见卡米尔眼底里的自责,但这绝不是弟弟的过错。
或者说不管是谁的过错,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再这样下去,他们都会死在这里。
不行,绝对不行。
枪响从雷狮身后响起,于万种声音之中格外突兀。雷狮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捕捉到它的,明明只是相当于鼎沸人群中有细针落地,但在那一刹那间,雷狮只听得万籁俱寂,然后便是尖啸的子弹出膛声和以绝对速度划破空气的声音。
那颗子弹是朝卡米尔去的。
雷狮想都没有想,紧握雷神之锤的右手赫然发力,雷电骤击在地面,巨大的反冲力使得他迅速飞跃向卡米尔身后。
子弹几乎在同一时刻到达,那是附载了力量型元力技能的特质子弹,以锐不可当的姿态穿破了雷狮胸膛前的防弹衣,直直射入血肉,精准的擦过心脏。
雷狮倒在地上,耳畔最后回荡着的声音是卡米尔撕心裂肺的呼喊。
他想,这也许是自己弟弟最不冷静的一次了。
只可惜,那个时候的雷狮,已经没有力气睁开眼,去看看如此模样的卡米尔了。

等雷狮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他已经在病房里躺了足足七天。
帕洛斯告诉他,当时如果再晚一秒,自己的命都不可能保住。他已经做过心脏移植手术,现在在胸腔里跳动那个,是另一名志愿者捐献的心脏。
雷狮对此并不在意。
他每天能够竭力让自己保持神智清明的时间不超一个小时,实在是没有必要花费宝贵的时间来思考已经过去的事情。
开初,一天里有二十三个小时都是在迷迷糊糊中度过的,所以雷狮并不感到无聊,只是觉得有些空。
空在哪里?
雷狮说不出来,但一向热衷于自由的他并不喜欢这样的空。
每天来看望他的人由多变少,一开始有安迷修,凯莉,后来只有能保持一定频率前来的人就只有佩利和帕洛斯了。
而他潜意识里的那个应该第一天就出现的人,始终没有露面。
终于,在他醒来后的第五天,神智逐渐清明一些的雷狮意识到不对劲了。
卡米尔呢?
雷狮对此毋庸置疑,如果卡米尔能够行动,他一定会第一时间来看自己的。
但他没有。
是不是受了什么重伤,导致不能下床?那为什么不让护士或者帕洛斯他们进行转告?该不会卡米尔……不,不可能,他都活下来了,卡米尔一定也能活下来。
越想越烦躁,雷狮的面色逐渐变得阴沉。如果不是身体多处受伤无力起身,他大概会在第一时间离开这个鬼地方,去找自己的弟弟。
恰巧此时佩利与帕洛斯进来了。
雷狮看着那两张堆满了笑容的脸,很是不悦地质问。
“卡米尔呢?”
雷狮注意到佩利的笑容凝固了一下,然后帕洛斯拉了一下他的袖子。“老大,卡米尔这几天被派去完成新的任务了,所以……”
“你再多说半句谎话,我的雷神之锤就要不答应了。”雷狮危险地眯起眼来。
他看得见帕佩二人的小动作,心里早已凉了半截。再加以帕洛斯这次的骗术实在不到家,卡米尔当时拼成那个样子,后续副作用不知道要强到什么程度,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去执行新任务?
不会,不会的……
有什么不好的预感笼罩在雷狮的心头,模模糊糊的,像甩不掉的影子。
雷狮拼命地阻止自己去听帕洛斯接下来的回答,他甚至想去期待帕洛斯来否定自己的猜测,但自尊心不允许他露出盼求的目光。于是雷狮只得寄希望于事实不会真的如此残忍。
“谎话?”帕洛斯笑了一下。“老大,我怎么会骗你。卡米尔他…”
“不行,帕洛斯。”从被质问开始就一直垂着头的佩利突然出声,打断了帕洛斯的话。雷狮移过目光,看见佩利脸上的纠结与愧疚,还有掩藏在最下面的悲伤。随后佩利抬起头来,把这些感情全部转为坚定。“雷狮老大迟早有一天会知道的。”
“你……”骗徒先生的声音沉了下来,脸上露出计划被打乱的不快。但他很快调整过来,面上带着那看似人畜无害的笑容。“算了,既然这样,还是告诉——你吧。”
帕洛斯转了个身,重新面对雷狮,显然最后那个“你”字换了对象。
“卡米尔到底怎么了?!”
雷狮几乎已经不能够控制住自己了,帕佩二人的对话显然已经证明他的预感成真。现实是不得不面对的,雷狮并不畏惧,但面对这样天大的噩耗,他感到自己一时无法接受。
真的?卡米尔真的……死了?
雷狮的脑海里已经有了各种各样的猜测,无论是战死还是被反噬至死,他只等一个判决。
好,那就算是死,也得告诉我怎么死。
我必斩尽那老头的全家,血债血偿。
可帕洛斯像是看出了他的心中所想,只是轻轻地笑了一下。
“真可惜,我还想等一个机会再告诉你的呢。”
“卡米尔的伤的确不致死,但他是愿意为了你付出一切的人。”
“所以——”
“你胸腔里跳动的那颗心脏,就是你亲爱的弟弟,卡米尔的呀。”
五雷轰顶。
除了这个词语,实在没有别的什么可以形容此时雷狮的感受了。
不知道是什么力量使得雷狮克服了剧烈的疼痛。他猛地坐起来,瞳孔燃着火,指骨攥紧了床单微微泛白。
角度很巧,他看到被夜色笼盖的玻璃窗上反射出自己的影子。
雷狮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
像是要翻天倒海,一下子跌落入最深的峡谷,一下子又跃上雷狮的喉口。
测量心跳的监护仪红灯闪烁,警报哗啦啦作响。佩利匆匆忙忙地去叫医生,帕洛斯面带笑意地抱臂而立。

而雷狮像是不记得身上扎心刺骨的疼痛一般,怔怔看着玻璃上的自己。

而后,就再没能挪开眼。